:::
| 徐老師的悄悄話 | 2021-05-28 | 人氣:359

尋找今天的周處

  每當與來自彼岸的學者賓客們對談兩岸的發展時,常常台灣這邊做主人的會不知不覺提起台灣民主的成就,把這幾十年來我們深耕民主所獲得的結果,比如說言論的自由啦、對人權的尊重啦、從基層到中央的民意代表由人民投票選舉啦…等等,有趣的是,每次對岸來客却往往聽到這個話題就顯得意興闌珊,甚至於反唇相譏,什麼「你們立法院是有名的國際笑話」啦、「民意代表的水準太差,議事完全沒有效率」啦、「賄選無法盡絕」啦、「黑道與金權治國」啦,這我一啦你一啦,往往就會讓對話就此難以為繼,對不下去;雙方都很尷尬,但是捫心自問,台灣的民主發展的確是存在著一些看了令大家搖頭的事實,而其中又以「黑金滲透民主殿堂,而且公權力的制裁行為也愈來愈弱」一項最讓善良的平民百姓心生忐忑,也是台灣式民主最大的惡性腫瘤,當政者無論在朝在野,都必需要以道德良心去面對,最近鬧得沸沸揚揚,讓人不注意也不行的「趙氏父子之亂」、「蟑螂之亂」、「主委之亂」,都有著黑色「影舞者」的身影出沒,害得總統必須以執政黨黨魁的身份呼籲要重振社會風紀,推動政黨掃黑,並且信誓旦旦的要執行入黨機制,實施「排黑條款」,其實執政黨有此內憂,在野最大黨的國民黨也「大哥莫笑二哥」,連比較傾國民黨的媒體都忍不住指出,現在地方的議會議長、副議長大都為該黨黨籍,而且絕大多數有「黑底」、甚至於前科累累的也不在少數,真要政壇掃黑,大家都「吃不完兜著走」。但是如果我們再不正視這個嚴重的問題與發展趨勢,則過去數十年大家共創的社會與經濟成就有被毀於一旦的危機之外,對整體風氣(包括社會風氣與政府治理效能)的敗壞,更可能使得國家病入膏肓而引起更大的問題,更別說對我們吸引國際投資、塑造國家形象造成的巨大打擊。

  中國歷史源遠流長,幾千年的經驗積累,常常讓我們在碰到社會上或人生中的疑難雜症時,可以有可循的前例作為我們的啟發,史記裡有「遊俠列傳」,其中的主角郭解、朱家…等其實今日視之就是遊手好閒不事生產的江湖人仕,經常「以武犯禁」,說穿了,就是今天的黑幫教父、地方角頭之流,他們以小信小義、市恩鄉里、招朋結伴而坐大,成為社會上的一股底層勢力,並且影響了政府治權的行使,對良善純樸的社會風氣形成了不良的示範;自古而今,總是會有一些身強體壯、不好讀書學習、嚮往呼朋引伴、領袖群倫、希冀不勞而獲,從白吃白喝開始,漸漸的愈來愈體會到來自同伴的畏懼、服從與支持,「業務」也開始日漸「擴展」,今天的社會「只羨衣冠不敬好人」,原來以前只能混混土地廟、羅漢亭的「小咖」,現在只要坐擁武力,以力服人,就可以一呼百諾、雄踞一方,最近台南的一位角頭老大因為解不開的恩怨,被以前的小弟槍擊身亡,告別式排場之大令人瞠目結舌,出殯日有上千黑衣少年群聚而至,地方動員警力達數百人之多臨場蒐證;這還算不大「枱盤」,我曾目睹全國性幫派老大去世公祭,在台北首善之區,場面大到當時的立法院長親臨悼唁,正副元首、院長部長們所贈牌匾、輓幛一應俱全(因為他們都會掛個某某‘聯誼會’'或‘慈善基金會’的董事長、理事長等頭銜),最重要的原因在於這些「社會基層領袖」們的動員力強,「有票」,在自中央至地方的選舉裏的政客們必需伺候,得罪不起的「樁腳」,那生前的排場、死後的哀榮自然一項也少不了;我真的很擔心有許多涉世未深、血氣方剛、父母疏於管教、又喜歡呼朋喚友、學校裡學習成績又遭到挫折的「青春少年家」-也就是媒體上常常成群結隊的「黑衣人」看到了老一輩政、商、黑三結合,生前在社會上吃香喝辣、不幹好事、以暴服人,而在生命結束後還享盡「哀榮」,會不會心想「見賢思齊」、也想要在有生之年幹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我們千萬不可以縱容這種錯誤的示範,否則這種社會大染缸所造成的後果會令所有的善良百姓思之「不寒而慄」。記得曾經請教過一位極高階的退休警官一個大家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今天台灣的公權力是否仍然壓抑得住黑金勢力勾結的力量?這位老大哥即使是一向樂觀敢言,也只能在思考過後輕輕說上一句:「如果現在全力執法,不放水、不縱容還壓得住,否則以後的發展就難說了。」,希望將來我們不會看到香港「無間道」故事的台灣版。

  對「黑金」的縱容是現在台灣兩大政黨的「共業」,從早期的國民黨執政多年延伸下來為了屈求選票,穩固政權不惜放下身段、放棄原則去玩這種一去不回頭、養蛇噬身的惡習,到今天的執政黨也為了想「基業長青」坐擁萬年江山也漸漸走上這一條「飲鴧止渴」的不歸路,其實大家都應該看清楚最後的結局永遠是黑金結合的團體與個人永遠不會輸(除非是自己陣營窩裏反),政客與政黨靠上了這種不乾不淨的力量即使能風光一時,將來也一定是養虎傷身,而社會上大多數的善良同胞才是擔驚受怕,深受社會治安動盪與無盡折磨之苦的人。兩黨的「排黑」、「整頓」、「重新出發」、「痛切檢討」,此其時矣。

  台灣的黑金結合體最擅長的是所謂「洗身份」與「漂白」,一旦穿上了民意代表的背心就氣焰高漲,您還記不記得二十年前被槍決的屏東縣議長鄭太吉-也就是那位居然在人家母親面前擊殺「老友」,而後妄稱「過高屏溪、殺人無罪」的流氓,他的出身、崛起、進而「喊水會結凍」囂張到魚肉鄉里、藏匿軍火、搗毀報社、開設賭場…,最後殺人不眨眼,這樣全民付出代價的例子我們還嫌少了嗎?「黑底」不是甚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但是有黑底尤其是又和金權勾結的朋友有一個常被遺忘但非做不可的過程-那就是洗心革面。要像古代除三害的周處-上山殺虎,水中斬蛟,最後「心刃」了自己,重新做人,贏得後世永遠的尊敬與懷念!波斯詩人說「洗淨身體的髒污用清水,洗淨靈魂污穢要用智慧之水」,善哉斯言。

  我們台南府城也有好幾位類似周處的「昨日浪子」、「今日菩薩」;依據媒體報導的,如今經營事業有成,發願用同理心幫助更生人的吳志祥先生,發送愛心便當助人的歐光榮先生,還有傳播福音的流氓牧師呂代豪…都是令人敬佩讚美的對象,「從哪裡跌倒就從那裡再站起來」,作為一個平凡的老教授,我仍然樂觀期待著社會暗流與歪風的扭轉。

  愛之深責之切,這是我由衷的心聲。台灣企業家最需要的是穩定安全的社會環境,這個社會的好人並不缺貨,但是我們要善盡己力,祛除私利,全民監督向善,政府與政黨更要加油!    

各組專頁
:::
隆隆的發動機聲劃過了天空、一早台南空軍基地的経國號(FCK-... 觀看完整文章
強友會八周年祝詞我們人性的弱點之一在於善變與善忘,古代哲學家...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料理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