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徐老師的悄悄話 | 2020-11-03 | 人氣:465

兩岸硝煙談‘中線‘

  最近這一陣子頻頻出現於報紙與電子媒體頭條的新聞事件,大概除了美國大選選情與國內將自明年一月一號起開放進口美豬兩項以外,大體上都著眼於多項巨額的對美軍購和共機、共艦不斷繞台、兩岸關係愈來愈緊張的國家安全議題上,每當突然在晚間聽到附近台南空軍基地的經國號戰機起飛,特別是在午夜以後到拂曉前,尤其如果是超過二架以上的時候,難免令人不由得擔心「是不是緊急起飛(SCRAMBLE)?」、「是不是又碰上共機從防空識別區(AIDZ)溜進來製造狀況了?」,台南機場的IDF是現在空軍三種所謂「二代機」裡,唯一能夠作五分鐘「緊急起飛」的機種。而共機最喜歡進來「溜達」的巴士海峽和南台灣又正是台南聯隊的責任區,所以任務非常吃重,縱然有‘他來幾架我就上去幾架作陪’的原則與任務行為,久而久之以後也會造成相當程度的心理、生理疲乏和裝備、經費的損耗。國防部發佈的資訊是:自從彼岸開始有繞台的「壞習慣」以後,迄今為止,我方已耗費了二百多億台幣的成本陪他玩,何況除了東南角以外,對方機艦還開始愈來愈多次的故意碰觸與超越那一條存在已久、而為世人所囑目的海峽中線(half-way line of Taiwan strait)。

  海峽中線的故事我知道的比一般同胞稍多一點,最主要的原因是:有的時候媒體也常稱這一條實際上只存在於大家心頭上,而碰不到也摸不著的防線為「戴維斯線」(Davis Line),小戴維斯(Benjamin Davis Jr, 1912-2002)將軍是美國空軍的一位四星上將(台灣太多人不讀書,連空軍高級將領在電視上都信口胡謅,什麼中校、上校啦亂掰一通,根本搞不清戴維斯其人其事),他的父親老戴維斯就很傑出,是美軍第一位被擢升的非洲裔(黑人)將官,而青出於藍的小戴維斯更成為了美國空軍的第一位非洲裔的四星上將,他被與海峽中線連在一起,是因為他曾經擔任過美空軍第十三航空隊(基地為克拉克)的台灣特遣隊(基地為台南)的准將階特遣隊的指揮官。

  還記得當時服務於台南聯隊負責敵情照相分析的長輩張伯伯有一次又帶我進基地吃冰棒時,就曾經和戴維斯准將(那時候的階級)照過面,他是當時年幼的我見到第一個活生生的黑人,身材高大,留著一撮牙擦牙擦的小鬍子一副很「屌」的帥像(他是美國空軍著名的鬍子將軍,留了一輩子),張伯伯那時候告訴我他是台南美軍「最大的官」,戴維斯最富傳奇的是二次大戰時,擔任美國陸軍航空隊(美國空軍是戰後才成立的新軍種)唯一的黑人飛行隊‘吐斯凱基中隊(Tuskegee Squadron)’的指揮官,他是第一位‘放單飛’(solo)的非裔軍官,有史以來第一批掛上飛鷹胸章的非裔軍人,他創建了空軍的雷鳥(Thunderbird)特技飛行小組 …,戰功彪炳、令人敬佩。海峽中線據我手頭資料顯示,就是他指示協防台灣的美國軍機在巡邏時,如果共機超過海峽中間的虛擬線就可以驅逐與攻擊,而自韓戰以來,這個問題從來沒有發生過,原因就在於整個台海的制空權直到「兩國論」事件(1999年,民國八十八年)以前,都牢牢地被我空軍所掌握,因為在那漫長的半個世紀中,無論就裝備性能、訓練、士氣和戰果而言,中共解放軍空軍都無法與我們相匹敵,那個年代國軍空軍的小飛官們(尤其是1959年換裝F-104‘星戰士’戰機以後)常常故意的以單機開後燃器,大速度衝進大陸去‘飊一圈’,等到把地面上的殲五殲、殲六、殲七都‘惹起來’、‘衝出來’了,解放軍飛行員却發現外面還有三架佔位的104在等著,只好摸摸鼻子飲恨回家了。曾幾何時,剛才所說的昨日光榮已經不堪回首,現在反而是對岸主動宣稱‘從來沒有海峽中線’的區隔,共機動不動就侵門踏戶,甚至前幾天那邊的環球時報還揚言‘直飛台灣上空演練日子不遠了’;儘管這樣的挑釁與羞辱接踵而來,作為一個策略的管理者(不論是軍事的或企業的),必需要有明智的作法與想法:

  一、要面對現實與接受現實:無論是傑出的軍人或企業家,都要有面對事實、誠實接受的心理,特別是曾經領先於他人,而現在已經落後甚多的情形下更要做到這一點。有太多的「曾經是冠軍」、「前冠軍」,既看不懂也遑論接受殘酷的事實,因而錯失了變革(change)、再造(re-engineering)、重整旗鼓、捲士重來的良機,記得:當你已經不是第一名時,最該做的不是顧面子,而是檢討與改善。

  二、情勢與條件不利於我時,要找出克服之道,瞭解改善之基。中共由於國家財政條件的優勢和成為全球霸權的中國夢,在軍事現代化和軍事科技的革新上花了大本錢,即以空軍而言,新裝備(如殲十、殲十一、殲十六、殲二十)的入列無論速度或數量都是驚人的,這時候,我們雖然也在加強與提升裝備性能(F-16V、幻象、IDF等機種的更新與增購,E2預警機、P3反潛機的成軍…等),但更重要的是策略性的思考調整;我最會做什麼生意?我做什麼生意最賺錢?和我最應該準備什麼新生意、新機會?選擇「我」的主動性優勢,限制敵人的發揮優勢,選擇舞台與戰場,考慮我們「局部優勢」的最佳使用(譬如台海正面空間縱深的侷限性)。

  三、要注重整體戰鬥力:武器再進步,使用武器的仍然是人,所以人的知識、經驗與膽識所交織而成的總體能力(在軍隊為戰力、在企業界為競爭力與生產力)就特別特別的重要了,國軍在這方面的努力與熱情遠遠不足;從軍人的募集到訓演都令人擔心,多年以來空軍因為飛機少、飛行員多,所以座艙比往往遠高於定額的二員/架,現在因為飛行人員的招訓發生了極大的困難,已經驟降到1.5員/架,甚至還要繼續往下降,早就聽說辛苦買進來的新機因為無人飛而封存,最近台東基地F5E戰機墜毀的飛官,查其資料飛行時數也嚴重不足,空軍高層居然有人吩咐演訓練習時「危險動作不要做」、「一切照規定來,否則我不負責」,可見問題的嚴重。

  四、軍人的社會地位與薪給要大力提升:空勤待遇好,惟地勤呢?空軍待遇好,惟陸、海軍呢?唯有一個善待軍人的社會,才有資格讓古人所云「將者,死官也」,去冒生命的危險保家衛國,也唯有有良心的企業,才能培養出向心力強、誓死效忠的員工。

  以上由衷之言,雖然簡陋,仍希望當事者能聽進這一番逆耳忠言。

  本星五(十一月六日)我們長大王子濱講座請來了台灣船王、造船公會理事長,也是中信造船集團的董事長,留著一頭飄逸的白色長髮的韓碧祥先生來談「台灣造船業的展望與國艦國造」,千載雖逢的良機,請大家把握,記得下午一點二十分在三教的八樓演講廳見面囉。

各組專頁
:::
隆隆的發動機聲劃過了天空、一早台南空軍基地的経國號(FCK-... 觀看完整文章
強友會八周年祝詞我們人性的弱點之一在於善變與善忘,古代哲學家...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料理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