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徐老師的悄悄話 | 2019-10-28 | 人氣:174

你應該關心的外交戰場

  就在最近,面對著凱達格蘭大道的外交部大樓所陳設的邦交國國旗突然又少了兩面,原來是所羅門群島和吉里巴斯這兩個太平洋島國正式宣佈與中華民國斷交而且同時與北京當局建交。說來很辛酸,台灣外交部已經對這樣的消息幾近麻痺到「寵辱不驚」了,就連應該絕對負責的外交部長(在他的任內已經失去了五個邦交國)在眾人/媒體的追問下,雖然也「技術性」、「例行性」地向行政院長與總統提出了辭呈,但是立刻被層峰以「非戰之罪」、「仍須倚仗長才」為理由,迅速慰留,而被慰留者也就不再堅持的真留了下來,依照國安單位的說法,在明年一月我國總統大選前,可能還會有邦交國要跟我們說「撒油娜拉」,使得蔡總統執政以來丟掉的邦交國數量持續攀升,現在已經七國了,眼看著正在往十國的大關挺進,而最後會不會真的像若干學者專家所預測,剩下不到十個邦交國,甚至有一天,在國際社會裏也許再也無人替我們仗義執言,也讓北京的頭頭們沾沾自喜於在外交上挖台灣牆角的成果且最後真的達成「一個都不剩的目標」,而真正完成在名義上的國家繼承,使得中華民國徹底消失的噩夢都愈來愈有可能,而這一場延續數十年的外交大戰或許也將在我方完敗的情況下正式落幕。

  綜觀幾十年來台灣外交上的挫敗大致上有三波的驚濤駭浪,第一次發生於1949年大陸易手、中共建政之時,許多國家眼見國民政府已經丟失了大陸,台島亦風聲鶴唳,風雨飄搖,就丟下了國府這個「老友」,去與紅色政權另結新歡了。這批國家以英國、印度與北歐各國為主,其次就是一九六0年代末、七0年代初,當時由於中共政權已經在大陸站穩了腳步,又擁有原子武器和洲際飛彈,並且積極擴展其政治影響力,大力輸出「毛式革命」於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於是以法國、義大利、加拿大帶頭,開始大量的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其當時七億人口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這一波的外交轉向潮以中共進入聯合國,繼之以日本、美國兩個我們倚靠最深的國家先後與我們斷交而達到最高潮,情況最壞的時候幾乎斷交之國每月有之,也就導致兩岸的外交戰況由「平手」(各自擁有五、六十個邦交國)而驟變為台灣方面只剩下區區不到三十個國家承認,這時候所謂的「漢賊不兩立」外交原則,已經經不起殘酷現實的考驗(迄今大都以為蔣先生要負最大的責任,其實依據資料,那時候高層決策者都普遍以堅持「漢賊」分界為基本原則與邏輯,副總統陳誠的執著更甚於蔣即為一例),而這種沒有彈性的做法到最後使台灣吃盡了苦頭,也走入了死胡同,外交界具有前瞻眼光的有識之士,如葉公超、蔣廷黻、胡慶育、時昭瀛等在當時的環境下欲開始推動「彈性外交」而不可得,他們最後的下場是罷官的罷官,被黜的被黜,淒涼身死而無人聞問,最後連關係最密切的沙烏地與南韓都棄台北而去…。第三波則是李登輝、陳水扁兩位執掌大權以後,很明顯的曾跳脫「一個中國」模式而另起爐灶,試圖配合台灣當時對大陸的經濟優勢推展「務實外交」,而引起了對岸覺得台灣想要「走開了」、「走另一條路了」,於是我方雖然在「要錢給錢,要援助給援助」的模式下,短暫「挖」來了一些「小朋友」,但是當對岸的崛起已成為無法阻檔的事實,而我方有一度信誓旦旦地要和對方拼「割喉外交」(敞同學邱義仁首創的名詞),雙方就都不再客氣,最終殺紅了眼的結果是我方所失的遠比所得的多,這其中雖然又經過了馬英九「外交休兵」的八年(其實也是可憐的失策,「你休他不休」反而鬆弛了己方的警惕與鬥志,使得後繼者除了依循舊例做駝鳥外,只能面臨較以前更為嚴酷的局面),果不其然蔡英文總統甫上任,就由於我方對大陸政策的變動,因而導致了大陸對台灣在外交上僅剩的一點殘山剩水痛下毒手,從甘比亞、巴拿馬…這一路數下來,連大洋洲人口幾萬人的「國」(比我住的台南市一個里的人口還少)都照挖不誤,使得外交部大樓裡又多了一批「回部大使」(在此順便提一下,我國的邦交國愈來愈少固然是事實,但這也已不是一兩天的事兒了,曾幾何時最近國內倒有一股浮誇之風,把不承認我們而在台北設有形形色色各國非官方代表機構的各個國家主任、處長或代表們一概稱之為「大使」,更有甚者把我國派駐許多國家,也許連當地的外交部大樓都不被允許進入拜訪的辦事處代表都一律自己在國內媒體上也自吹自擂為「大使」,這種自我標榜、自我安慰式的風氣不論來自官方或民間其實都不應鼓勵);今天外交情勢的危險在於我國在國際上徹底的被消音與邊緣化,有識之士不但要關心,更要呼籲有能力者不論青壯或且老成,不論在朝或在野都竭盡全力以行動支持,這已經走到了最危險關頭的外交。

  我們今天的外交面臨的問題是多方面的,既不能「統」(如果是被對岸統,絕大多數同胞當然一定反對,而反觀我方,必需承認我們已經失去了以「民主自由主動統一中國」的雄心壯志),也不能「獨」(立刻會面臨對岸軍事、經濟、國際政治等多方面排山倒海的打壓,並且失去多年來苦苦經營中華文化「真正護衛者」的成果,而國際社會的支持與否真的也渺不可知,徒增台灣內部的爭論與內耗而坐失「中華民國台灣」的全民最大公約數),那麼現在和將來的謀國者就要有道德的勇氣和足夠的智慧以新的方法/說法,來說服為數已達二百國以上的國際社會了。

  解決之道也許應該參考在行銷學上在以客戶導向的行銷企劃中有關品牌的重塑與再造,最大的困難常常來自環境和顧客對某一既存品牌的「異化」與「疏離化」(Customer Alienation),其最重要的補救之道無他,只有把市場透過各種對市場與顧客的有效分析與區隔(Segmentation)再將自我品牌與內容「再定位」(Re-positioning),並且透過有力的溝通與銷售,持之以恆終究會走出一條康莊大道來。

  走筆到此,深覺外交問題的複雜,而寫來限於篇幅難免掛一漏萬,可是「痛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我們大家一起加油吧!

  十一月一日(星期五)王子濱演講座恭請前台塩公司與台肥公司的董事長,也先後任教於多所知名大學的余光華教授,以「企業倫理」為題,講授這個引起全球熱議的商管教育話題,時間是下午1:20到4:10,凡「王子濱講座」,必然無限精彩,我們在長榮大學三教大樓30831教室等著您!

各組專頁
:::
強友會八周年祝詞我們人性的弱點之一在於善變與善忘,古代哲學家...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料理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藝術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