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徐老師的悄悄話 | 2019-03-12 | 人氣:281

‘更高、更快、更遠’

人類迄今為止是在地球上唯一懂得有意識的去組織制度性運動與遊戲的動物,【遊戲】在此且放下不談,我們先來看看【運動】;古代的人類很早就具有運動競技的觀念,依據文字的定義,它指的是「人們遵循著人體的生長發育規律和身體的活動規律,透過身體的鍛鍊、技術、訓練、競賽等等方式,達到增強體質,提高運動技術水準、豐富文化生活為目的的社會活動。」所以體育競技在性質上,就漸漸因為不同的目的性,而分化為現代的國民體育、國防體育與競賽體育了:在初民時代,部落或國度中體魄最強健,技術最純熟的人,甚至於被認為是介乎「人」與「神」之間的英雄,成為眾人的領袖,接受謳歌與崇拜。而從民族角度來看,對運動競技的狂熱,以古代希臘人為最甚。


古希臘的神話裏,奧林帕斯山上的眾神就常常以競技運動做為贏得類賭注的手段,而古時候的希臘各城邦之間運動風氣也十分普遍,於是從紀元前776年開始舉辦的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一直延續了一千年。每當四年一次舉行運動會的時刻,即使是交戰的國家都要暫時停止戰鬥而全力投入和平的運動會,六七天的盛會裏是一片祥和,那時候的比賽已經有現代運動會的影子了,田賽與徑賽的擲、跳、跑都已經粗具雛形,事實上現代運動中的標槍、鐵餅、鉛球、舉重,都可以直溯到那亙古的時代,更不用講賽跑和跳高、跳遠了,最有意思的事是在各項比賽進行時,除了講實力、排名次,還要講求【姿勢美】,據說如果到最後只憑臉紅脖子粗、滿身臭汗一路腥騷還是不能拿到冠軍。得到冠軍的選手立刻成為全希臘的英雄,詩人為他吟咏、藝者為他雕像,但是獎品並不如想像中的豐富,除了一頂象徵最高榮耀的桂冠,物質性的獎勵並不多,因為【榮譽勝於一切】,古往今來都一直是運動家心中真正認同的核心價值。

現代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是由法國貴族古柏丁(Pierre Coubertin)男爵所倡議和組織的,他是一位具有鮮明的和平主義與人道思想的國際名人,在他的奔走與遊說下,最後促成了西元1896年第一屆奧運會的成功籌辦,從此以後,每四年一次的奧運在大家的共同支持下,除了有三屆(1916、1940和1944)因為兩次的世界大戰而停辦以外,她已經成為了任何一個現代國家所一定參與的人類盛會,參加的國家已經由當年最早的13國300位選手擴大到現今超過200國,一萬多名選手的超級大會,甚至於延伸出冬季奧運和帕拉林匹克(殘障人士)與青年奧運等運動會,每一次除了盛大莊嚴的開幕式,溫馨的閉幕式外,其他中間的兩個多星期的比賽,各個項目都美不勝收,大家全力的朝當年古柏丁所手訂的(Citus、Altius、Fortius(拉丁文,意思是「更快faster」、「更高higher」 、「更強stronger」)的奧運格言而誠實出賽、友好競技,發揮四海一家、和睦熱誠的運動精神而不讓高貴樸實的古希臘運動家專美於前。

每一次的奧運盛會我都是最熱誠的電視觀眾,球類固我所好,精彩田徑賽我也絕不放過,特別是田賽的跳高項目…。跳高(high-jump)是人類最直接的本能,也是最古老的競技,我愛看那滿場觀眾喧嘩打氣聲中,橫竿隨著比賽扣人心弦的一點一點上升,我愛看那些或坐或站的旁觀者隨著起跳而右腳不約而同的抬起(這是教我高中數學的鄧振聲老師有趣的發現,其實就是心理上對環境的一種條件反射式的「涉入」(involvement)),我更愛看那一位一位全神貫注的選手怎麼自我激勵,怎麼做心理性的「模擬」,怎麼面對失敗的沮喪與痛苦,又怎麼享受過竿後的興奮與狂歡(ecstasy),那一刹那真讓人跟著心驚動魄。我並沒有特別愛看跳部的其他項貝,如撐竿跳、跳遠和三級跳,我還是最愛看跳高這一項人類全憑自己的技能與意志而和地心引力直接抗衡的【立體比賽】,數十年樂此而不疲。


說起跳高,我想每一位成年的朋友都還記得以前的體育課,老師們最會教的就是傳統的【剪式】起跳,您也別小看了這現在早已落伍淘汰的方法,也有極傑出的選手在100年前就以它跳出了1.95米高,到了西元1920年代,【腹滾式】跳法開始大行其道,還記得高中同學李弘道兄就是以這種技巧直接包辦了三屆校運會的金牌,而現在大家所一致採用的【背滾式】則是美國選手 Richard Fosbury 在1963年推展出來的。東方選手由於身材上的限制(身高、體態腿長、鍛鍊、速度…等條件)始終無法與歐、美、非的選手一較高下(大陸的朱建華在1984年跳出 2.39 米的世界紀錄是很少的異數),看看台灣迄今為止最好的男子成績2.29米(向俊賢2015年所創),女子的1.86米(蘇瓊月,1989創)就知道咱們與世界水準(男子2.4米以上,女子2.02以上)還有好大的一段差距。


世界男子跳遠紀錄迄今仍由有「永遠的冠軍」稱號的古巴選手索脫馬佑(J. Sotomayor)所保持,他擁有室外2.45米,室內2.43米的兩項早在1993年就創下的兩個「不可能被打破」的成就,而且他也是迄今為止跳過2.4米最多次的紀錄的人,堪稱「跳界天皇」無人敢望其項背,而男子跳高最近八、九年以來可喜的是新秀倍出,如俄羅斯的帥哥 李森科(D. Lysenko)、瑞典王子 荷爾姆(S. Holm)和烏克蘭小飛俠 邦達林科,都有相當傑出的表現。而最讓人寄以厚望的應該是中東小國卡達的跳高天才,現年才23歲的巴辛(M. Barshim),這位皮膚深褐、眉清目秀的阿拉伯羚羊現在輕易跳過2.4米已經不稀奇了,他在賽場上的氣勢已經顯現無遺,每次美妙過竿後在如雷的歡呼聲中,他總愛模仿巨鳥揮翅,對天長嘯,然後頑皮地扛起橫桿樂不可支的走出賽場,令人發噱。我相信再過兩年,他更成熟以後,應該女子跳高是更好看的一種比賽,女選手們過竿的體態真的是將運動員【力】與【美】發揮到了極致;而她們對腰、腿、起跳時間與速度等因素所做的力學分析更下功夫,女選手由於性別與體能的差異性,在表現上的成績自然不如,也不必與男選手相比,她們從起跑前的準備,「心理圖示」(mind-mapping),到起跑、彈躍、起跳、過竿,其緊張的程度與可看性其實大多數的運動迷更愛看。幾十年以來,女子跳高一直是東歐選手的天下,近幾年的冠軍更幾乎由「俄羅斯雙姝」-齊徹洛娃(A. Chicherova)和拉席絲肯涅(M. Lasitskene,原來婚前姓庫奇娜,更為有名)所打包帶走,拉席絲肯涅每次起跑前那帥氣的45度向後仰的準備姿勢不知道風靡了多少的迷哥迷姐,其他的名將如最近剛傷退的克羅西亞名將 布蘭卡(姓Vlasic,身高達190cm,長得非常有特點,但也非常愛表現,她的腳大到穿男性四十五號鞋,每次跳出好成績一定會當場高興得跳起舞來成為場中焦點;西班牙大妞 貝西婭(身高更高-193cm,每次起跑前招牌動作是一手抖動【作法】,嘴巴喃喃自語,此姝現在已經不比了,榮任西國國會議員),也都有令人難忘的光榮佳績,但是最大的榮耀仍然由那位在1987就跳出二米零九,迄今無人可破的世界紀錄的科斯塔汀諾娃(S. Kostadinova,保加利亞籍)所持有。


人類是一種奇妙的動物,為了追求那每一公分更高的成就,可以吃盡苦頭忍受挫折而不悔,看到前述這些偉大的選手的表現,禁不住想起那句老話:「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有人說:「凡偉大傑出者,身上必有三分的瘋狂。」證之於職場與運動場真是有道理。美國最傑出的跳高名將 奧斯汀(C. Austin)身材矮壯,看似完全不適合這項運動,但卻是美國全國紀錄的保持人,在被記者詢問為什麼要吃這麼多的苦頭時,他眼中發出異彩的大聲回答「那是來自天上的命令、天上的聲音呀。」(It’s the urge,It’s the urge!)


希望在您的行業與戰場上,也能保持那飽滿的鬥魂而奮戰到底吧!


本星期二的王子濱講座難得請到百大名醫之一的唐修治醫師主講「健康之美」,地點在長榮大學三教八樓,歡迎您的光臨。

各組專頁
:::
強友會八周年祝詞我們人性的弱點之一在於善變與善忘,古代哲學家...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料理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藝術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