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徐老師的悄悄話 | 2018-10-02 | 人氣:475

‘向張大帥學習’

  很少有人知道每一年的十月五日是「世界教師日」,也是聯合國文教組織與國際勞工組織共同訂定的「國際教師節」;而我國的國訂教師節則訂在每一年的九月二十八日,世界上明文訂有教師節的國家不算多,而我國則因為一來是紀念偉大的至聖先師孔子,二來又有幾千年尊師重道的美德,大家都認為教師教化莘莘學子,勞苦功高(而且待遇也不太好,嘻嘻),他(她)們不僅是教「書」,還應該要為學生們指點人生的方向,教導做人做事的道理,這就是韓愈所說的授業與解惑,好老師甚至於要將天地間的仁愛、人格中禮義廉恥的四維、人與大自然、人與宇宙、人對自己存在價值與意義的解釋與定位…等重要的命題(對這些問題的思考,依照英國哲學家羅素的說法,區分了‘人與豬的差別’),這就是「傳道」。我出生於一個教育工作者的家庭,父母親都是教師,從小受雙親的耳濡目染,自然而然的產生了對教育工作的一份濃濃地尊敬與熱情,四十餘年的教育工作經驗固然有「怒」(學生不好好學,老師自然會有情緒)、有「哀」(特別是看到當今少數的老師並不瞭解教育工作的特殊意涵,而只將它當作一份糊口的工作),但其實收穫最多的還是「喜」和「樂」,尤其是當年的學生一個個都成為了社會的中堅、國家的骨幹時,看著他們的成就,常常令我笑得合不攏嘴;在街頭巷尾、搭車搭機,也許多次被曾教過的學生招呼,紛紛「自首」他是曾在何時何地受教,往往教我既欣慰又慚愧,幾十年來所教出來的學生,已經遍佈五大洲(我在國外任教及經濟部國際經貿班的學生多達三十餘國),真令我深感榮幸,說老實話,教了這麼多年,我的熱心一點也沒有褪色,仍然樂此不疲;今年又再度承蒙任教的長榮大學的校長與院長全力熱情挽留,希望我延後退休,我也高高興興的答應最後再濫竽一年,這未來的一年裏,我仍然會盡力的在課堂裏、校園中與可愛的學習者們共同探索知識的海洋,我想:心情好了以後,困擾我的心血管病、坐骨神經痛和最近膝蓋的扭傷應該會好得更快一點吧,我呀,我是個快樂的教師吔。

  最近國內有家電視台正在熱播大陸的一部近代歷史傳記片「少帥」,這部連續劇在大陸上很「火」了一陣,收視率相當高,這一齣戲是圍繞著近代史上一位最有傳奇性的人物‘少帥’張學良(1901-2001)的一生發展而成的,張學良是奉系大軍閥張作霖(1875-1928)的長子,人稱作霖為「大帥」、學良為「少帥」,張學良當年英姿風發,英俊瀟灑,被譽為「民初四大美男子」,也是「民國四大公子」,當年正逢民國初年的軍閥混戰時期,他們「東北奉系」在最高潮時期,權傾天下,威震全國直到民國十七年以前,曾經是飽經戰亂的中國大地上的主人,西元1928年(民17年)奉系戰敗、張作霖退出北京、乘火車撤回關外旅途中,路經皇姑屯,被日本關東軍預先埋下的炸藥炸死,學良憤恨之餘立刻宣布東北掛上青天白日旗,全國統一,張學良也從此成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委員長為蔣中正),張學良後來在「九一八」事變中,主張不扺抗、導致了東北淪陷於日,又在民25(1936)年主導了「西安事變」,從此以35歲的青年被蔣軟禁到93歲才重獲自由,最後以100歲高齡病逝於夏威夷,結束了傳奇的一生。

  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人稱「張大帥」,(並不是電影裡的滑稽大師,那一位叫作張宗昌,人稱「三不知大帥」-不知自己有多少兵,不知自己有多少錢和不知自己有幾個姨太太),原是綠林鬍匪出身,身裁短小,人稱「張小個子」或「張老疙瘩」,出身貧農,只讀了私塾後來又學獸醫,我看他留下來的資料與傳記,蠻佩服此公的豪邁與義氣,而且他懂得識用人才、禮賢下士、招募優秀人物為其效力,所謂「英雄不怕出身低」,這一位帥爺名符其實的做到了,而且重視教育,成立當時一流的東北大學,又開墾土地,開辦銀行,振興經濟,建立工業基礎使得當時中國的關外之地成為最富庶、最有希望的地方,連蘇、日強敵雖視他為侵畧途中的眼中釘,但也不得不歎服這個「壓不到的小個子」。

  張作霖的領導統御與用人之道後人讀之往往令人拍案叫絶,譬如:據老報人劉毅夫先生回憶,有一次直奉大戰,直軍吳佩孚軍中,正好有三百多位保定軍校剛畢業的少尉軍官被俘,集體被張大帥關在糧倉裡,每天吃好的喝好的沒人管,但也不准出去,他們都以為是大帥存心要養肥了再宰。一愰過了三個月,突然接到通知:大帥召見,這時候這批年輕軍官以為大限已到,眾人忙著寫家信、立遺囑,好在都年輕「生死也無大牽掛」。真想不到結果這次請客確是酒菜豐富,大帥還親自作陪,一點也沒有要槍斃人的跡象,大家才稍微安了心。大帥突然滿面春風的舉杯站起來給大家敬酒,然後說:「咱張作霖是個老粗,咱東北軍打仗也唏哩嘛嘟全沒個章法,全憑勇氣和運氣,不像你們媽拉巴子的都是洋學生,他媽啦巴子的今後東北軍要出人頭地露露臉,咱他媽拉巴子的就只有靠你們啦!願意跟咱張某人幹的,立刻官升三級,願意的走出來,媽拉巴子的立刻載上少校領章。不願意的咱也不勉強」,張大帥一說完,這群‘小犢子’一討論,不幹也得幹哪!這個老鬍子頭(馬賊頭兒)一翻臉,小命立刻報銷!於是除了十幾個人之外,全都走出來了。張大帥一看,哈哈大笑說:喝哈,他媽的都是好小子。副官、立刻給他們戴階級,每個人先發三個月恩餉,然後又對那些一定要回家的人說:「你們也是好小子,回家後要想我張某人,你們隨時可以再來。副官!也發他們三個月恩餉,再按回家路程多發點旅費,你們他媽啦巴子的雖然不是衣錦榮歸,總是在咱東北作客三個月,我張某人的客人回家就不能太寒酸,小子們把衣服也都換一換,到家以前總要剃剃頭呀,千萬不能土頭土腦的讓人看咱張某人的笑話!」這麼一來,要回家的人也都不肯走啦!

  又有一次,奉軍自己內部有人譁變,而且聲勢很大,瀋陽城裏人心浮動,不少文武高官都偷偷地和叛軍書信來往,壓寶壓兩頭,等到叛變失敗了,這些人可慌了手腳,深怕大帥心狠手辣的整人,天天提心弔膽;有一天大帥突然有請,這些人心裏有鬼、又不敢不去,於是都在家裏把後事安排好了才到大帥府準備就死。想不到大帥和顏悅色的招待大家,啥也不提,等到酒過三巡,忽然有兩個副官扛着一個大箱子進來,對大帥說:「這都是在座各位與叛軍來往的書信」。參加宴會的都傻啦,全部臉色蒼白,幾乎集體中風,都以為這下子完了!誰也想不到大帥却來了一手最精彩的表現,大罵副官:「媽啦巴子的,你個小兔崽子們,把這些廢紙扛進來幹什麼,咱自個兒用人不明,錯用了個王八羔子,他幹了這麼多年,誰沒有三朋兩友,就寫封信又算個鳥,把這些信全給我燒啦」!副官唯唯而退,大帥又罵了:「給我滾回來,就在這個廳裏給我當面兒燒個精光」!在場大官當時對大帥無不感激涕零,有些人甚至當場痛哭懺悔。

  現代的企業組織要能一枝獨秀出人頭地,就一定要唯才是用,但是「識人」、「用人」、「帶人」却是一門最高最難的藝術,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各有不同,也各有不同的「帶法」,這是個人才競逐的時代,人才其實並不缺,就看您會不會帶,十個企業的失敗有八成是敗在對人的管理上,「帶兵帶心」,你有沒有從看似粗俗不文的張大帥身上學到寶貴的智慧呢?!

  這個星期五(十月五號)的王子濱講座,我們難得請到前海基會貿易處的鄧岱賢理事長在長榮大學第三教學大樓八樓階梯教室為我們講他最擅長的‘美中貿易大戰與兩岸經貿發展’,時間自下午一點半開始,機會太難得,不可不聽哦。

各組專頁
:::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料理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藝術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還記得去年舉辦的女性電影讀書會嗎?為了回饋大家的超熱烈好評... 觀看完整文章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