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徐老師的悄悄話 | 2018-08-31 | 人氣:666

‘祝妳一百二十歲生日快樂-親愛的台南大學’

  台南是個美麗的城市,我常常試著把她跟國外其他相類似的城市相比,當然台南不是京都、羅馬開羅或西安,我們必需謙虛地承認,我們的發展沒有那麼淵遠流長,在歷史上也沒有機會成為偉大的「外來者學習中心」,但是如果把我們比喻成費城(Philadelphia)、波士頓、大邱、福州、清邁…這些有文化底蘊又還不太‘老’的城市,那我們脫穎而出的機會還是很好的;台南的文教發展早於全台,而今年欣逢建校一百二十週年慶的台南大學就絕對是府城歷史光環上閃閃發光、耀人眼目的一顆絕美的鑽石。

  我生於台南、長於台南,當年的南師附小幼稚園是我的啟蒙聖地(我也是附幼第一屆唯一的「好寶寶」),做為樹林街上從小晃到大的‘晃盪客’,我目睹了南大自當年的師範學校、師專、師院、蛻變成綜合型大學,這一路走來美不勝收;作育英才蔚為國用更是令人欽佩與欣慰,但是今日的繁花似錦是前人的遺澤,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結果,如何去賡續這個偉大的傳承並且加以發揚光大,不至於落到被後人譏諷為「前人砍樹、後人曬太陽」就變得極為重要了。台南大學全體師生現在正應該趁著一百二十週年的金禧大慶樹立未來不止成為一所「好」大學,更該立志拼博成為一所「偉大」的大學的宏願,並且訂定發展的優秀策略與具體可行的進程原則的時候了,我忝為台南大學的校務諮詢委員,也以身為企業人與學術界末學的身份在此大膽地提出一些建議。

  加拿大華鐵盧大學的管理哲學與認知心理學的名教授保羅撒加德(Paul Thagard)對於組織發展概念的準備與實施有著極為深入的研究,他在他的著作中曾經提出了一套完整無缺的‘思考概念分析過程’,清晰地說明了不論哪一個領域或行業,她的領導者(比如說從大到蔡英文女士,小到街轉角雜貨店的老板)都可以運用這樣的過程來反思分析和整合規劃自己組織的昨天、今天與明天,撒加德是自然認知學派的一員,所以他的話相當淺顯易懂,我現在把他指出的心法略做調整作為野人獻曝之言:

  一、首先要對自己的組織「到底是什麼」作出深度的省思和檢討,這就是「本質分析」,把上下左右的時空軸和歷史發展的脈絡軌跡摸索清楚,把組織所處的大小環境做出瞭解與結論,用日本學者原田俊夫的話就是「不但記得,而且知道什麼做對了、什麼做錯了。」

  二、往後的願景與成長,這需要成員大眾、甚至所置身的社會的參與討論。

  三、組織現在組成成份、內容、政策的盤點與檢討,深入而誠實的面對說誠實話的魔鏡,看看自己的現況。

  四、找出發展典範的同義詞:利用「典範學習」,清點出已經存在且我可以借鏡和應該學習的「可以摸得到、看的懂、學得會」的對象。

  五、找出發展典範或字義裡的‘反義詞’:我最不該想要成為的或我最不可能成為但下意識中我卻心淑不已的對象是什麼?警惕自己別做‘寃枉工’。

  六、建立現在與未來的學習、成長與工作規則,而且毫不容情地去執行,「以霹靂手段執行菩薩心腸」,此之謂也。

  七、再看一看周遭有沒有已經成功或正在邁向成功的伙伴,以惕勵、比較和嘲笑與鞭策自己。

  以上的七點是由撒加德的概念分析與概念革新的重點精簡而來,但是我相信「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這樣的檢討工具與檢討工作是值得我們大家去傾全力學習與使用的。

  一百二十年對人而言,是極漫長的歲月,但是對動輒以數百上千年計的偉大大學而言,只不過是‘開始階段的結束’(end of beginning),我寄望於台南大學十個一百二十年之後成為人類文明的重大貢獻的基地(home base),那將是現在的我們最欣慰的一件事。 再次輕輕說上一句:曾經作育我的、親愛的台南大學,祝妳生日快樂!!

 

各組專頁
:::
強友會八周年祝詞我們人性的弱點之一在於善變與善忘,古代哲學家...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料理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藝術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