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徐老師的悄悄話 | 2018-01-17 | 人氣:918

‘大陸不差、台灣更棒─談兩岸經濟發展'

  最近在媒體上最受人矚目的兩岸關係事件,大概就屬中國大陸繼兩年多前私自在接近台海中線的國際飛行航線上所劃出的M503航道,在我方不斷的抗議與要求協商之下最後仍悍然實施了航機的飛行,而且除了南北向的國際航道之外,又私自劃出W121、122、123等三條東西向的國內航道,這使得原本自「兩國論」以後,台灣迫於台海制空能力衰退,而由大陸邊緣退守到海峽中線的不利形勢再次加劇惡化,使得我方空防的壓力大增,危機反應時間更短,這是急凍的兩岸關係再一次「雪上加霜」的惡性發展;如果再加上這兩天發生的萬豪酒店集團與數家國際航空公司由於將港澳台和西藏列為「國家」所受到的大陸官方高聲且嚴厲的公開斥責,並警告這些單位「如不改善惡果自負」的公開聲明,我們就可以穎悟到:大陸由於國家體質日強,又縱橫捭闔於國際政治舞台,自信心日增,復加其國內的民族主義高漲,今天已早就不是當年受盡欺負,只能忍氣吞聲的「吳下阿蒙」,自然對外界,特別是他們認為「莫非王土」的台灣,說話時就聲色俱厲,不顧情面的口出惡言,直加斥責了。台灣在手上沒有什麼真正厲害的籌碼的情況下,只能寄望於國際強權,特別是美日兩國的聲援與支持,但是這種期待其實是很經不起嚴格的審視檢驗的,在現代史發展的進程上,美、日對台灣的‘背叛’與‘負心’次數還嫌少嗎?以前有正式邦交,有協防條約,而這些大國為了需要討好中共政權,還都不惜犧牲我們,硬是把台灣的國家利益動不動就當做籌碼、棋子,甚至禮物,送給對岸,那麼今天我們還能相信這些所謂的「盟友」會在台海一旦出事,台灣付出血淋淋的代價「苦撐兩週」後,他們會冒死來援嗎?我的推論是勸告所有的國人「別傻了」,那幾乎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出兵而讓美、日兩國的青壯爲台灣流血是迄今為止這兩國任何檯面上的政客所絕不會做的事,所以台灣操持權力的人無論如何要向古人學智慧,瞭解「以小事大」的現實,一面準備鬥爭,一面向對方爭取好感,加強溝通,這才是上策。

  看到這裏,各位讀者可能就要開始自怨自艾一番了,「台灣的命運好悲慘」、「中共太鴨覇,打壓台灣的手從來不軟」、「台灣大限已到,來日屈指可數」;我在這裏却偏偏要冷靜的告訴大家,其實大陸也在跟時間賽跑,大陸的最高負責人如習近平、李克強者,他們深深的了解體制改革,特別是社會文化的改革何其困難,外看花團錦簇「形勢一片大好」的內容又是何等的虛大假空。最近兩個月,大部分台灣人都沒有注意到外電報導中,解放軍聯合總參謀部參謀長房峰山上將和總政治部主任張揚上將雙雙在交卸職務後立刻以「收受賄賂、貪污腐化」而被拘禁調查,而張揚上將已經畏罪上吊自殺…,這種牽涉軍方最高層級的案子,只要貪污舞弊的風氣不改,絕對還會層出不窮,那些亞投行、一帶一路、製造強國…的發展政策陸續出台,一方面固然是令人敬佩的經建戰畧百年大計,但是另一方面又何嘗不是「以外部行動抒緩與轉移內部危機」的陳年舊策。

  無論你是長榮大學的同學或強友會的小老虎們都要瞭解對大陸如果自總體經濟面的發展歷程加以分析與思考的話,就會發現這個政權由於不深入了解「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天下」的道理,高層領導人一不知道現代國家惟有經濟發展才是硬道理,二是本身缺乏經濟知識,又不能如台灣在民國四十至六十年代讓一批菁英專業之士如嚴家淦、尹仲容、李國鼎等擔綱領導,促成經濟起飛,而只覺得「學幾年就懂了」(毛澤東語),竟以當年打游擊時代所得到的經驗,再加上他們所瞭解而有限的共產主義思想制訂政策,交付實行,一心以為靠著吃苦耐勞、堅忍奮鬥、自力更生就可以行遍天下,相信經濟建設大業「就和打仗一樣」,要七億人民勇往直前、刻苦、奮鬥、犠牲、自立更生,以為這樣的做法就能建設成理想的共產主義社會,再加上根本沒搞懂三級產業發展要循序漸進、且完整的走完,他們根本沒有第三級產業(社會性服務業)的觀念,而又天真的把二級產業(工業)的發展簡化為大煉鋼事業,又侈言十五年之內要超英趕美,依照旅美學者戴鴻超教授的分析,不只是毛澤東不懂,他所任用的經建戰線上的高幹,如陳雲、李先念、薄一波、李富春…等人,也沒有一個懂,這才造成了1959到1962年活活餓死二千六百萬人民的慘劇,我以前看資料,總覺得其中應該有許多是國民黨的抺黑,但這一塊却絕對是連大陸官方自己也不得不承認的隱痛,失敗的經建加上無止無休的政治鬥爭,其實到毛死的1976年,這個政府已經搖搖欲墜,幾乎不能生存了。

  我們學經管的人,最近幾年常常在辯論到底在經濟發展模式上有沒有所謂的「中國模式」存在,最近在強友會的讀書討論中也針對以此為名的一本書進行了思考與閱讀;基本上較多數的經濟學者是傾向於沒有固定而明顯的中國模式的,從1980年代鄧小平主政後開始推行「改革開放」政策迄今的三十幾年歲月中,他所做的也只是一方面為了「促進人民群眾的積極性」和「解放生產力」等目的,而開始漸漸將公有制生產關係改為私有制,並且把以前高度集中、極度僵化的計劃經濟調整為局部的市場經濟;推動「三資企業」出台,不阻止「少數人先富起來」,但是另方面仍然強調以共產主義為指導的經建意識形態。直到今天,習近平的經濟發展策畧仍然跳不出宏觀調控和全面深化改革「從外而內」(一帶一路、CEP、中國製造2025、亞投行…),從戰術而戰略…等號稱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但這中間由於思想體制的矛盾與限制,也同時造成了今天大家所看見的資本市場不健全、工業產能過剩,通貨膨漲、銀行壞帳大增、巨額的地方債務和生產水平的全面下降,未來兩三年「到底是消防隊來得快,還是炸彈爆得快」將成為研究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哉問。

  中國大陸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在經濟活化與成長正常化的路上,也將有以下的幾大難題:

  一是:在經建思想上鳥籠式的自閉,比如說-談「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私有制」、「個人財富累積及分配」的敏感與閃躲將愈來愈困難。

  二是:私人企業與政府、企業家與政治派系的複雜關係一定會被外界要求「透明化」,屆時王健林、馬雲、蕭建華、馬化騰這些富可敵國的大亨們身後人物與操控之手都將漸漸曝光,更大的風暴可能一一觸發。

  三是:大陸企業公私部門的最高層管理者都必需要理解他們和他們所操持的機構都遲早要直接面對公平而赤裸裸的全球競爭。

  四是:一個國家社會永遠不可能是「都市像紐約,農村像非洲」,或是「朱門酒肉臭,路有餓死殍」的,一個真正的現代化大國是躲不開她的人民對隨著經濟發展與民智漸開而來的,對人權、民主、公平、正義、均富等普世價值的呼籲與爭取。

  而反觀台灣在過去卻由於政策的正確、各級政府執行的有效、那一批領導者的公正無私與廉潔操守、犧牲奉獻的使命感與建設現代化富強國家的責任感,在那段時間裏由於他們獨到的遠見與堅毅的領導、再加上全民的共同努力,才能在1952到1987年,長達36年間,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高達9.5%,成為四小龍之首,也是世界第11大出口國,並且被國際經濟學者譽為「台灣奇蹟」、「開發中國家的冠軍典範」。

  簡而言之,大陸有大陸的缺點與危機,台灣有台灣寶貴而成功的經驗與人才環境,我們唯有讓自己更強壯、更健康,在躲不了的兩岸比賽中,對大陸形成更大的積極影響,以時間換取空間,老實說這一桌橋牌究竟勝者誰家,還很難說呢。

  台灣加油!

各組專頁
:::
隆隆的發動機聲劃過了天空、一早台南空軍基地的経國號(FCK-... 觀看完整文章
強友會八周年祝詞我們人性的弱點之一在於善變與善忘,古代哲學家... 觀看完整文章
【王子濱先生管理講座】敬邀蒞臨參與! 講題:料理之美 ... 觀看完整文章
至頂端